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简介  |  审务公开  |  队伍建设  |  法学园地  |  案件快报  |  荣誉展台  |  法律法规  |  裁判文书  |  专题报道
  当前位置:法学园地 -> 案例评析

以人为本,案结事了

对贺金阳交通肇事一案的评析

发布时间:2010-01-18 14:41:52


   【要点提示】

    人民法院在审理刑事案件时,对公安交通管理部门作出的交通事故认定书,应结合具体案情决定是否作为定案的依据。

   【案情】

    公诉机关甘泉县人民检察院。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韩秀花。

    被告人贺金阳。

    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杜旭旦。

    2008年4月1日20时10分许,被告人贺金阳驾驶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杜旭旦所有的蒙K06269号“三星”旅行小客车由南向北在甘泉县中心街上行驶,行至新华书店时将街道上的朱金荣撞倒,后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2008年4月9日,甘泉县公安局交警大队做出甘公交重(2008)第04号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贺金阳负事故的全部责任,被害人朱金荣无责任。贺金阳不服,向延安市公安局交警支队申请复议,延安市公安局交警支队撤销了甘公交重(2008)第04号事故认定书。县公安局于2008年5月20日重新做出甘公交重新(2008)第01号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贺金阳负主要责任,被害人朱金荣负次要责任。

    甘泉县人民检察院以被告人贺金阳犯交通肇事罪向甘泉县人民法院提起公诉。被害人朱金荣之母韩秀花提起的附带民事诉讼,要求被告人贺金阳与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杜旭旦共同赔偿其各项损失320936.5元。

   【审理经过】

    被告人贺金阳交通肇事罪一案。甘泉县法院于2008年9月26日做出(2008)甘刑初字第29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认定被告人贺金阳负事故的全部责任,以交通肇事罪判处被告人贺金阳有期徒刑一年又六个月,并与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杜旭旦共同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韩秀花各项损失235430.22元。宣判后,被告人贺金阳不服,提起上诉。延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08年12月19日做出(2008)延中刑终字第107号刑事附带民事裁定,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撤销原判决,发回甘泉法院重新审理。甘泉法院依法另行组成合议庭重新进行了审理,并于2009年5月8日做出(2009)甘刑初字第22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其理由和结果与该院(2008)甘刑初字第29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一致。宣判后,公诉机关未提起抗诉,双方当事人也均表示服判,未再提起上诉,该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

   【裁判结果及理由】

    甘泉法院认为,被告人贺金阳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驾驶车辆发生交通事故,致一人死亡,且负此事故的全部责任,其行为已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之规定,构成交通肇事罪。甘泉县人民检察院起诉书指控其所犯罪罪名成立。对甘泉县人民检察院起诉书中认定的被告人贺金阳负此事故的主要责任、被害人朱金荣负此事故的次要责任,根据本案的案情事实,应采信甘泉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甘公交重2008第04号交通事故认定书的认定,故对甘公交重新2008年第01号交通事故重新认定书的事故认定不予支持。对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韩秀花要求赔偿的死亡赔偿金215250元、丧葬费10619.5元、抢救医疗费4659.72元、交通费641元、住宿费2080元、停尸费1152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8元(1天),予以支持。对处理事故人员的误工费,酌情赔偿1000元。以上款项共计235430.22元。对附民原告提供的2张金额共计为100元的伙食费票据因无法律依据,本院不予认可。对其主张的被扶养人生活费,因朱金荣系未成年人,该项费用无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对2008年4月1日金额共计1100元的2张包车票据,因两张票据票号均为NO0010736,不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不予认可。2008年4月3日,甘泉县公安局交警大队做出尸体处理通知书,通知被害人家属于2008年4月13日前办理尸体丧葬事宜,逾期存放的费用由被害人家属承担。因此,停尸费的计算日期为2008年4月2日至2008年4月13日,对超出的费用,本院不予支持,应由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韩秀花自行承担。被告人贺金阳及其辩护人对附民原告人主张的被扶养人生活费、2张包车票据和停尸费过高的意见,本院予以采纳。被告人贺金阳与附事民事诉讼被告人杜旭旦应共同承担民事赔偿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第三十六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贺金阳犯交通肇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又六个月(有期徒刑的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刑期从2008年4月1日起至2009年9月30日止)。

    二、对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韩秀花要求赔偿的死亡赔偿金215260元、丧葬费10619.5元、抢救医疗费4659.72元、交通费641元、住宿费2080元、停尸费1152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8元、处理事故人员的误工费1000元,共计235430.22元,由被告人贺金阳与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杜旭旦互负连带责任共同赔偿,扣除已付的10000元,剩余款项为225430.22元。以上款项于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一次性付清。

   【分歧意见】

    本案争议的焦点在于被告人贺金阳在此次交通事故中应当承担全部责任还是主要责任。一种意见认为甘泉县公安局交警大队做出了甘公交重(2008)第04号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贺金阳负此事故的全部责任,被害人朱金荣无责任。贺金阳提出复议申请后,延安市公安局交警支队撤销了甘公交重(2008)04号交通事故认定书,甘泉县公安局交警大队重新做出甘公交重新(2008)第01号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贺金阳负此事故的主要责任,被害人朱金荣负此事故的次要责任。县公安局第一次作出的责任认定书被上级部门撤销后便不具有法律效力,故应依据第二次重新作出的责任认定书。认定贺金阳负事故的主要责任,被害人朱金荣负事故的次要责任。另一种意见认为,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对事故责任的认定是根据自己的技术和经验对事实的一种推理判断。该事故认定书对人民法院审理案件没有法定的拘束力。人民法院在审理案件时,不能就案办案,机械地予以采纳,而应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结合其他证据综合认证。本案中,市、县交警部门在无有效证据情况下,推翻第一次责任认定书作出前后矛盾两种认定意见,作为审判机关本着“忠于事实,忠于法律”的原则应对两份交通事故认定书不予采信。应结合事故发生时在场证人贺林飞、张玉军、李双喜的证言,以及最原始的现场勘查笔录及现场照片等证据综合分析应认定被告人贺金阳负此事故的全部责任较妥。

   【评析】交通事故认定书是公安交通管理部门通过对现场的勘察、技术分析和有关检验、鉴定结论所出具的法律文书,属于证据中的一种——鉴定结论,其本身没有强制力。2005年1月5日,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针对湖南省人大常委会法工委的请示明确提出,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制作交通事故认定书作为处理交通事故的证据使用,不是具体行政行为。可见其不具可诉性。人民法院在审理案件时,应当依照证据规则的有关规定,对交通事故认定书从证据的合法性、客观性、关联性三个方面进行审查认定。本案中,被告人贺金阳负全部责任还是主要责任,对被告人的定罪不受影响,但影响了量刑及附带民事诉讼的赔偿。根据本案的具体情况,结合其他有关证据应认定被告人贺金阳负此事故的全部责任,被害人朱金荣无责任。因此笔者同意第二种意见。

    甘泉县人民法院在审理本案时,没有就案办案,机械办案,而是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坚持实事求是、以为人本的司法理念,认定被告人贺金阳负此事故的全部责任,并依法进行了判决。宣判后公诉机关未抗诉,双方当事人也未上诉,真正实现了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的有机统一,实现了定纷止争,案结事了之目的,无疑是正确的,也是值得充分肯定的。

第1页  共1页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